Tuesday, March 27, 2007

《坏朋友》随想篇

作者:wawa (抱歉﹗忘了轉載自哪個網站)

《坏朋友》随想篇第一集:垃圾也有梦想!

故事是从金姜锡和他的那些垃圾朋友偷偷把教学录像换播成乐队演唱会开始的,
在很多人眼中一群不学无术的垃圾,却狂热的迷上了音乐。看到那个卡通化的片
头,我相信这是一曲融入热血的青春之歌。

这个世界有自己的生存法则,而姜锡他们是游离在外的一群,因为习惯了被别人
看轻,反而活得自在和潇洒,不在意周围人的眼光,这是自己的人生,做自己喜
欢做的事,这样才不会后悔呀。看他们在破旧的屋子里弹着破旧的乐器,依然那
么全神贯注、精神振奋,甚至陶醉其中,真得感动于这种全心的投入,无悔的人
生从这一刻开始。 勇限和诗云是后来加入的,和洪权柱、张洙延、崔奇哲及姜锡
一起,大概这才是完整的乐队。

四人去夜总会偷乐器时,被发现后与人大打了一顿,姜锡用灭火器救了大家,姜
锡总是这个小团体中的灵魂人物,可能是因为他的意志比其他人坚强所致吧。 当
六人终于坐上火车,决定离家出走时,火车上,他们或坐或站,围在一起,唱自
己喜欢的歌,和着节奏拍手,欢笑爬上了每个人的脸上,但当一切安静下来,害
怕的心情还是悄然地浮现在心头,就象诗云跌伤的伤口,欢乐固然会使人忘却伤
痛,但那只是短暂的,在内心欢乐的隙缝中还是会隐隐作痛。

看到大海的刹那,所有人又都回到兴奋中,姜锡四人竟会脱去衣服,奔向冬天的
大海,不顾一切地冲过去,在冰冷的海水尽情地嬉戏着,原来对理想的热情会融
化冬天的寒冷,年轻的力量真是大啊。他们围坐着篝火旁,讨论着关于大学的事
情,"为什么非要上大学呢",眼神总是很坚定的姜锡在火焰的映衬下,也有些许
的彷徨。当勇限对姜锡说,以后都要这么逃亡时,姜锡因逃亡二字愣在了那儿,
他终于决定正视人生,于是走入了警察局,对警察说,在夜总会,是他打的人,
而后便是其他三位好友的争相认罪,警察的回答是这样的:离21世纪还不到10年
,你们的青春是九万里,将来要成为国家的栋梁,要开拓世界的年轻人,这是干
什么。四人低着头,抿着嘴忍着笑,互相看着彼此,原来这个世界还有人这么看
他们:他们可是开拓世界的年轻人哦。

突然能想看看韩国冬天的大海,民修为燕珠披上大衣的大海,姜锡笑着奔向的大
海,韩国冬天的大海,真得很美吗……


《坏朋友》随想篇第二集:为了相聚的分离

终于等到高考发榜的那天了,洙延和姜锡都考上了,姜锡并无所谓自己跨进大学
的校门,因为那是托他妈妈的福,而落榜的诗云竟然也能微笑着向他走来。高中
生活的结束,意味着每个人都会真正踏上属于自己的路,各归其位的感觉似乎于
大家而言,都相当快乐。离别聚会中的姜锡,坦言自己将会去服兵役,有意从父
母的轨道中分离,有梦想、有朋友的未来从此刻开始。

即将分别的时候,姜锡认真地选择了自己的人生,不管变成什么样子,都不能彼
此忘记,诗云终于忍不住落下泪来,从倔强的眼睛里。我相信那是为再次相聚的
分离,只有不舍,没有悲伤。大家都醉了,尽情地发泄着,只有诗云和姜锡沉默
着,众人皆醉我独醒,空气中弥漫着伤感的气氛,会是对曾经轻狂曾经年少的留
恋吗?

姜锡回来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第一眼,就是第一眼看到那个女孩,紧紧盯着,
象是发现了一件珍宝那样,散发着闪烁的光芒,这种光芒刺伤了姜锡的眼睛,突
然好想吻她,在电梯里,姜锡是这么想的吧,没什么原因,抑止不住心中涌动的
感情。只是没想到,她就是以前的那只丑小鸭,如今的白天鹅,惊讶多过惊喜吗


当英秀一次次地问姜锡是否喜欢自己时,姜锡犹豫了很久,并不是不喜欢,而是
对于一个认真的人而言,承诺意味着许多,不过,姜锡终于说出了肯定的答案,
英秀的欣喜是看得出的,和小时候一样单纯,终于真正地走进了曾经在脑海徘徊
很多遍的梦想里。当英秀接到姜锡的电话,走出房间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罗密
欧与朱丽叶,并是不因为姜锡后来这么说,而是一种自然反射,就象是看到树叶
的飘动,就会闻到风的气息,二楼站着公主,王子在楼底仰望着,诉说着爱的絮
语。

准备离去的英秀站在机场时,听到姜锡在电话那头打听着她脚的尺码,心里一定
倍感窝心吧,那比说“留下吧”更加有用,走在机场,心中却被姜锡的热情牵扯
着,脚步还会向原定计划跨出吗?


《坏朋友》随想篇第三集——那时的岁月更接近幸福

欢快的音乐声中,英秀在汽车后座换衣服的情景显得十分可爱,看到英秀和姜锡
脸上的表情,毫无芥蒂的愉悦,那是恋爱的开始。英秀疯了,跟着习惯在风里飘
荡的姜锡一起,身上同样的衣服,同样的鞋,代表了两条直线的汇合吗,走进彼
些生命中的他们,惬意地享受着恋爱的甜蜜。站在船上,迎着海浪和大风,太阳
从海平面上升起的那刻,相拥相伴的身影和天长地久的誓言。

如果生活只拥有欢乐,那就不能称之为人生,姜锡的命运从父亲做牢乃至病倒时
开始完全转变了。父亲不再能做他的守护神了,而他必须担负起守护家庭的责任

看到父亲与其他女人的照片,姜锡本能地藏了起来,已经很迷乱的心变得更加沉
痛,姜锡突然消退了对父亲的信任,是因为那时乱糟糟的境况吧,从山峰跌到谷
底,在没有任何的准备下,脑海中禁不住风起云涌。

好想找个人诉说,哪怕只是静静地面对着,感受着对方身上的温暖,这是姜锡想
见到英秀的理由,也是走进诗云电脑房的原因。

睡梦中的姜锡又想起了朋友们在火车上大声地唱歌,奔向冬天的大海,被老师狠
狠地训斥,他流泪了,那时的光阴没有烦恼,那时的日子可以随心所欲,那时的
岁月虽然被称为糊混,却更接近幸福。

《坏朋友》随想篇之四——勇气

一直沉溺在失落中无法自拔的姜锡,是在太怡受伤后突然醒悟的,靠在姜锡肩膀
上的太怡布满了伤痕,但依然用仅有的力气缓缓地对姜锡说,不要告诉妈妈,她
会伤心的。年幼的妹妹时时地把家人的喜怒挂在心头,而姜锡自己却那样地颓废


这个世界怎么会这样,姜锡在想,奇哲简单的话在那刻却显得语重心长,其实每
家都会这样的事情,只是你家的不幸发生的晚而已。

洙延、奇哲、权柱、诗云和勇限都来了,在姜锡父亲的身边,微笑不再的父亲应
该透过真挚的心灵感受到他们的关怀吧。

六人都回到了那个简陋的仓库,在其中尽情弹唱的一幕就象昨天发生的,洙延的
责问,让姜锡说出了自尊心三个字,这是逃避的借口,也是停滞不前的拌脚石。
怎么也坚强不起来,姜锡是这么回答的。“这不是你一个人的困难,”洙延抓着
姜锡说,大家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用眼泪唤回了曾经的热血。

姜锡对英秀的爱,诗云看在眼里,弹着钢琴,唱着悲伤的歌,也许他们都知道诗
云爱着姜锡,只是没有人知道诗云对姜锡的爱有多深,深得已经在内心里划过一
道道伤痕,痛得无法自拔,所以诗云的钢琴声朴素而自然,包含着一种心酸的美
丽,一丝丝地不易察觉,而英秀的钢琴显得华丽温柔,不同的性格,不同的命运
,不同的琴声。

PS:勇气
那年的夏天,我们都是十七,
想飞的日子,总是有风有雨,
为何会流泪,谁也弄不清,
也许只是太年轻。
总是想知道,世界还有什么,
流浪的感觉,也许才是人生,
日历终究一本换过一本,
不知不觉夜已深。
今天过了不会再有一个今天,
十七岁也不会再有另外一次,
没人能为我换回青春,
没人能替我走完人生,
我知道该拿出勇气面对未来,
也许我不敢面对的只是自己,
有你的祝福,有你的爱,
我会找回自己。


《坏朋友》随想篇第五集:雨季中

诗云可以在任何人面前流泪,但唯独不想在姜锡面前哭泣,因为她唯一拥有的是
自尊,在姜锡面前,这份自尊就是坚强。她毫无顾及地在奇哲身旁流泪,泪水缓
缓地渗出眼睛,一点一滴,流进了奇哲的心底,我们常常为诗云感叹,却很少想
到在这群坏朋友中,奇哲是同样忍受悲伤的人,看到自己所爱之人,为了其他男
人流泪,而这人还是自己的好友,心痛不言而喻。

当姜锡穿着西装,容光焕发地走进曾经是父亲的公司时,他的原因只是为了家庭
,让家人尽量轻松的过日子,这是现在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在办公室里,可以让
他感到愉快的是英秀的存在,不用面对着说话,一颦一笑,因为有对彼此的那份
关爱,变得格外的注意,姜锡压抑着内心的情绪,却可以露出灿烂的笑容,这就
是原因,大概爱情是可以解开所有烦恼的吧。

拥有时并不觉得这是生命中应该感谢的美好,而失去时,发现它并非毫无意义,
姜锡并不在乎富家子弟的生活,可是也未曾想过自己也会落入这样的境地。朋友
们的话总会给他带来一份释然,这是姜锡最幸运的地方,现在只不过是重新从垃
圾堆里走出来而已。

一步步地靠近嫁祸父亲的真相,姜锡急切地想知道,丢开了对父亲的猜疑,不是
单一地找出真凶而已,而是想向躺在病床的父亲道歉吧。

姜锡应该知道诗云的爱,只是一直不放在心里,在他眼里,诗云应该是一个外表
和内心同样坚强的人,不需要别人太多的抚慰,这是诗云的无奈之处,自己死死
抓住的东西,正是姜锡不在意的原因,姜锡如此直接地对着诗云说,你是在嫉妒
吧,姜锡是在希望诗云放弃吗,钉在心里的钉子,并不能轻易地拔出,正如爱付
出后,即便没有回报,也不能消失得烟消云散一样,他的话只是对诗云多一次的
伤害罢了。

诗云是一个不知道流泪的人,无论是看悲伤的电影,或是受再大的污辱,她也不
会掉泪,唯一掉泪的理由是姜锡。

PS:雨季中
走在雨季来的路,
开始一人寂寞的旅途,
擦身而过伞下的恋人,
是那么醒目,
他们幸福掩不住,
对照出我心底悲伤好清楚,
好象水花溅湿了我,
狼狈的孤独,
忍不住想起了你,
是不是还徜徉她怀里,
这画面打扰着我,
不能安静,
哪里有屋檐能躲雨,
好隔离想你的天气,
让我找一条途径,
到没有爱情的国度里,
哪里有屋檐能躲雨,
厌倦你给我的情绪,
何时雨季会过去,
才能卸下回忆。

《坏朋友》随想篇第六集:分手吧

这群坏朋友干起“坏事”来总是特别齐心,一起撬公司的门,一起打开资料的密
码,不知道为什么,这好象绝对挤不进好事的行列,但每次看到这样的画面,都
会不由地笑起来,重要的不是形式上的事情,只是由于几人的心紧紧地团结在了
一起,认真坚持着做着事情,就会泛出友谊的光芒,这种光芒照亮了希望,也温
暖了胸膛,因为如此的向心力,任何困难都会迎刃而解,这也是生活的乐趣,是
那种过着刻板人生的人们所不能理解的。

对姜锡来说,父亲的冤仇是最急于解决的,而对英秀而言,爱情才是一切,每天
都想看到姜锡,和姜锡说上几句话,被拥在他的怀中,英秀急于补回那过去想念
姜锡的岁月,她期望加入到坏朋友的行列中,可是当她的父亲和哥哥为求利益嫁
祸姜锡父亲的因谋被解开后,姜锡就很难面对英秀了,内心装着对仇人的憎恨,
却不得不面对仇人的女儿,自己一直认为的至爱,这种矛盾的心情,常人是难以
承受的,包括姜锡,要不是因为周围的朋友,会崩溃吧,或是逃避,不是如故事
中发展的那样不断地朝前走。而在那时,英秀应该是最无辜的受害者,对于一直
努力与姜锡在一起的英秀,打击不言而喻。

记得冷风中姜锡对诗云说,“在背后看我们反脸,有意思吗”,那张无表情的脸
上流着对真相的愕然,也记得姜锡将戒指放下时的无奈和重新走入公司时的艰难
,这一切一切,真实地出现在生活里,而使他无法回避。忍五分钟就能忘怀过去
的感情吗,这是不可能的,五分钟,转身,离去,然后就能看到英秀眼中的泪,
听到姜锡心里的泪,分手吧,就这样分手了……

PS:话题
面对面坐着的是不是你,
爱情还在不在进行,
想问你是不是想要放弃,
却害怕你也在问自己,
分手是我们唯一的话题,
却没有人愿意提起,
如果一开口便成了结局,
我的心就会离开身体活在过去,
爱不爱结果都教人伤心,
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决定,
分手应该是要先哭泣还是先忘记,
你是否也有相同的难题,
你的勇气里有我的命运,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决定,
我想我现在还不够清醒,
该爱着你,
该离开你,
还是继续逃避。


《坏朋友》随想篇第七集:快乐不快乐

无言的结局,不应该分手的分手,留下一人的孤独,英秀还好吗,姜锡还好吗!
早晨,阳光照耀的第一时间,诗云忙碌地做早餐,脸上露出知足的表情,看到她
用心地为姜锡打领带,我相信那一刻姜锡与诗云的心是包围在轻松中,英秀推门
时,姜锡那么无情地说着话,因为爱的无情,有点苍凉。诗云大声地叫着姜锡,
并不是因为姜锡对英秀的态度,而是由于姜锡那么随便地让她充当使英秀死心的
角色,姜锡还是那么爱着英秀,甚至比以前更爱,所以才会不知不觉中只是一心
为英秀考虑,使她尽量早点脱离他的影子,姜锡忽略了诗云的感受,这是不应该
的,无论是作为爱自己的人或者一个朋友。

诗云的生日最不可缺少的人物——姜锡,正与英秀面对面站着,诗云在获得生命
的那天,还是没赢得姜锡格外的重视,而是那个爱她的人——奇哲,时时聆听着
诗云的心声,一起沉浸在悲伤和期待中,怀中的诗云诉说着姜锡、英秀和自己,
奇哲的心也受伤了。

心不在焉的姜锡终于在诗云的要求下,站在了舞台上,重新唱起歌,那时唱着歌
的姜锡会让诗云想到学生时代的姜锡,那时的姜锡没有英秀,也许诗云也只是好
朋友之一,不过,对那时的姜锡而言,诗云一定是最特别的女孩。

PS:
不再爱了,
是因为感情坏了,
你怎么了,
坏了就是坏了,
没有什么大不了,
我们不快乐,
快乐后不再快乐,
就在最后的一秒,
抱了、吻了、哭了,
快乐不快乐,
没什么快不快乐,
就在最后的一秒,
我们的关系就这样了。


《坏朋友》随想篇第八集:爱像大海

嘴角受伤的奇哲,有诗云细心地擦药,诗云只有在为姜锡心痛时才会如此温柔,
这时的外伤算什么,心里已经感到那股希望中的柔和在渐渐地渗透,所以,受了
伤的奇哲,露出了单纯的笑容。

英秀得知了姜锡离去的真相,她开始憎恨起了自己的家庭,或是一种逃避。接到
英秀的电话,姜锡还是没有去,是因为害怕面对着英秀,动摇了自己的决心吧,
看着英秀无辜甚至理解的眼神,象第一次被吸引那样,会有想拥抱的冲动。英秀
一直坐在那里,等待着姜锡,曾听说,等待是一种美丽,如今,等待何尝不是一
种折磨呢。

象“很爱很爱你”,因为爱,所以希望对方朝幸福的方向走,诗云也是这样做的
,把寻找的钥匙递给姜锡,当姜锡说谢谢时,却捂上了耳朵,体贴不应该在离别
呀。

东海边一定能感受到曾经爱的余味,因为如此,英秀才会再次站在了东海边,第
一次来,是疯了,第二次,是乱了。如果姜锡只是抱着把英秀带回来的心才去的
东海吗,他又一次拒绝了英秀,我始终相信,姜锡的心底,仍然有一种想爱的希
望,只是他正用心压抑着。

至今无法理解的是,英秀可以毫不犹豫地回答姜锡,“我早就把他们遗忘了”,
一直守护着英秀的父亲和哥哥,可以轻易割舍,他们真得很坏,夺去了姜锡的幸
福,可是对英秀,却依然用心地守护,对英秀而言,父亲和哥哥是无罪的,为了
姜锡的那句“我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英秀就这样抛弃了家人(可能用一些朋
友的话,是逃避)。爱迷乱了眼睛。

PS:爱像大海
我把思念望进白云里,
好飘上天空飘向你,
下成了雨,
雨就哗啦啦下成小溪,
流过山谷和大地,
向大海去,
一波波的潮来潮去从来不休息,
浪花依依,
不敢要你珍惜,
有没有看到,
有没有看到,
我正在想你,
有没有听到,
有没有听到,
贝壳的秘密,
我爱你,
到底你是谁,
让爱像大海深深蓝蓝的。


《坏朋友》随想篇第九集:爱你爱的

不得不承认姜锡对诗云的关心是间接的,当帝英派人来诗云的店里捣乱时,姜锡
是从大局考虑的,所以,他可以依然沉静地坐着,而把忧虑放在心里,奇哲与此
相反,他热烈地爱着诗云,爱便是保护对方,不让心爱的人受到伤害,这就是奇
哲简单的心,这样的人爱就会爱的彻底,恨就恨得干脆。去公司大打一顿,破口
大骂帝英,也是对诗云爱的表现。

再次牵起英秀的手,再次和英秀一起面对阳光,神采奕奕地走进公司,专心地忙
碌于办公室,算是姜锡重新的出发,朝着一个目标努力着,前行着。

诗云听到姜锡晚餐的邀请,简直是快幸福得死掉了吧,王子终于伸出手了,头发
、衣服、鞋子,从头到脚,牛仔裤换成淑女裙,为这顿晚餐所做的一切,因为姜
锡惊讶的笑脸,都值得。以前被姜锡象男人一样对待的诗云,要用长裙飘飘再打
动一次姜锡。如果姜锡没有遇到英秀,大概多多少少会被如此耀眼的诗云迷惑。

原来这只是一次感谢餐,象“对不起”这样的话,对于那时的诗云而言,没有安
慰的感觉,而是又一次的心痛。还是一次自作多情,坚强早就被磨碎了,只要看
到姜锡,就会产生爱的渴望,哪怕不被爱着,静静地呆在身边,祈求上天将幸福
降临在姜锡和自己身上,如果一定要做出一个选择的话,答案是姜锡,宁愿自己
悲伤着,希望对方快乐着。抱着姜锡,吻了姜锡,没有满足感,只留有苦涩,陷
入深海而无法自拔。你让我流泪,你让我心碎,你让我疯狂,这一切只因你让我
心动。

帝英把奇哲他们关进了牢房,然后开始拒绝一个又一个的请求,总觉得帝英不断
地打击着这帮坏朋友,不仅仅是所谓的阴谋中的行为,多少有点羡慕,这样无拘
无束地活着,自己不断地算计着别人,不会有任何的快感,只是一种程式而已,
所以,目标就是要打碎那些无拘无束,使大家都同样的不幸。姜锡坚定地对奇哲
说,他会把他们救出来的……

附:恋
不愿承认,
不愿面对,
我真得爱你,很深很深。
一个笑容,
一句话语,
都让我心跳,很快很快乐。
每个思索,
每个欲望,
全被你占据,很满很满。
无法平静,
不想透露,
因为爱你快乐,很久很久。
情愿醉死在梦里,
当一切都变得无力,
情愿为你而美丽,
当你呼唤我的名字,
情愿默默的隐藏,
当它只是一个错误,
情愿很久的以后,
当一切都被时间冲淡,
我只会更爱你。


《坏朋友》随想篇第十集:真心英雄

曾经说过,姜锡不是轻易许诺的人,一旦许诺便一定会尽心尽力的,所以,从姜
锡说,我会救出你们的那刻,我坚信着它的兑现,这就是姜锡的人格魅力,在他
的身上,有一种无法抗拒的光芒,可以抑制住我们内心的不安和动荡,然后期待
着美好的出现。

姜锡放弃了最爱的人,换得了朋友的自由,那种选择时的艰难是难以言表的,跪
倒在帝英面前的姜锡,没有放弃自尊,他正紧紧地咬着牙,心底里升起的斗志正
在雄雄的燃烧着,焕回了学生时代的姜锡,是的,正如洙延所说的,姜锡又回来
了。

怎么也没想到,姜锡与帝英做了个文字游戏,他答应了不去见英秀,可是英秀却
可以来见他,恢复了朝气的姜锡竟然也有调皮的一面。

不能给贵的戒指,不能在酒店举行婚礼,也不要做梦去新婚旅行,喜欢姜锡那时
的笑容,简直可以用可爱形容,直到说到主题:我们结婚吧。婚姻就应该是这样
吧,象教堂里彼此启誓的那样,无论贫富,无论风雨,相爱到永远。没错,那时
姜锡脸上的可爱笑容,是幸福的笑容,平和的笑容,知足的笑容。当然,有人欢
喜有人忧,结婚的消息,对诗云显然是个重重的打击,唱着欢快的歌,脸上却布
满了泪痕,用眼泪也改变不了的结果,就算是一种成长吧。

真正的战斗终于开始了,姜锡潜伏很久的斗志要爆发了,这群坏朋友同心协力后
的势不可挡,看到姜锡坚毅的眼神了,这是进入状态的姜锡,干脆的把帝英从讲
台上拉下来,毫无惧色地面对众人和不停闪烁的灯光,给敌人还以一击。

PS:
在我心中,
曾经有一个梦,
要用歌声让你忘了所有的痛,
灿烂星空,
谁是真的英雄,
平凡的人们给我最多感动,
再没有恨,
也没有了痛,
但愿人间处处都有爱的影踪,
用我们的歌,
换你真心笑容,
祝福你的人生从此与众不同,
把握生命里的每一分钟,
全力以赴我们心中的梦,
不经历风雨,
怎么见彩虹,
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
把握里每一次感动,
和心爱的朋友热情相拥,
让真心的话,
和开心的泪,
在你我的心里流动。


《坏朋友》随想篇第十一集:烛光

在众人的注视中走进办公室的姜锡,象胜利归来的英雄一样受到礼遇,此时脸上
的笑容有一种毫久没有看到的松弛感,但显然,姜锡也明白那只是一个开始,而
不是结束,姜锡正按照既定的目标一步步地努力向前走着,而且信心也越来越强
,有朋友、有爱人、有恒心和毅力,的确,克服了一个个困难的他已经不再惧怕
困难。

把电脑房卖了凑钱给姜锡,诗云就是这样的人,如果是其他的朋友,她会做同样
的事情,何况是姜锡,毫不犹豫地伸出援手,倾其所有,在所不惜,与其费神的
动脑筋,还不如干脆地付诸行动,也许她不够温柔,不够聪明,但那时的她却足
够美丽。

“帮你找失去的朋友,失去的友情”,这是坏朋友们所创建的公司要实行的工作
,NG FRIEND是公司的名字,由NO GOOD FRIEND演变而成,大家兴高采烈的聚在一
起,搞自己的公司,共同经历风雨,共同穿越彩虹。

又看到诗云流泪了,理由还是不变,为了公司每天都要面对面,从未说出口的想
你很快已不能在心里念了,听到风声了,呼啸着的风声,只有那时候,才会感到
你的存在,碎碎地呼唤着金姜锡的名字,弹了一夜的钢琴,收寄人栏中写着自己
的名字,凌晨发给自己的EMAIL,溢出的爱就让它静静地流淌吧。

垃极袋、夜总会,甚至举着大大的牌子走在人群中招摇过市,坏朋友们寻找资料
的方式真是奇特,做完前期的准备后,然后便是英秀和诗云一同按下回车健,在
一片笑声中开始共同的骄傲。

奇哲是单纯的,好象第一次用这样的字眼来形容黑社会的人,每一件事只要与诗
云有关,会比任何人都更用心,用烛光围成的心型,也包含着奇哲的心,用自己的心照亮诗云,不求回报的奉献自己或许微弱但始终如一的温暖,这就是烛光的
意义。

PS:
你现在好吗,
今天快乐吗,
我从远方送你的花,你收到了吗
分手以后的雨季,
断断续续下不停,
没有你的日子真得不容易,
躲不开回忆,
最难忘记你,
再说什么也无法压抑汹涌的情绪,
我已学会珍惜,
再给我一次勇气,
好想告诉你,
我的爱一直留在你那里。
365支烛光亮在我心上,
每一天一只烛光照的我的心慌,
我只向拥有凡人的欲望,
唯有你是我的阳光,
唯有你能让我的天空睛朗,
365支烛光亮在我心上,
每一天一只烛光都是相同的愿望,
你的爱是我期待的天堂,
祝你天天年年快乐,
也祝福我们地久天长。


《坏朋友》随想篇第十二集:最快到达的梦

父亲的突然去世对姜锡而言,应该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曾经那么拼命的努力,就
是为了能再见到父亲和善的笑容,为了早日达成目标,而不懈地往前走。当姜锡
独自一个跪在父亲的坟前,想着父亲临终时的话,“亲爱的儿子姜锡,现在爸爸
要到每个人都要去的地方去,很远很远的,不会再回来的地方,要记住三件事,
未来制药是社会的,要把家变成幸福的家,朋友比什么都重要,因为有你这样一
个儿子,我常常感到自豪。”父亲的话,丝毫没有任何的后悔或遗憾,平静地说
再见,面带微笑离开。他相信现在的姜锡会代替他的位置,完成他的心愿,经历
过悲伤、喜悦、挫折而继续走在人生路上的姜锡,也可以如他那样微笑的面对一
切。

对于所发生的很多阻碍,姜锡并不感到危在旦夕,这是他预料中的,依然自信地
往着自己要达到的方向走去,是姜锡成长后的最大收获。当洙延签下名字,面对
着帝英丢下的20亿和作为回扣的2亿,他并不是想NGFRIEND有任何的不测,希望独
自承担和解决大家共同要面对的困难,是他的出发点,但对于始终紧紧地团结在
一起的坏朋友而言,这是一个自私的决定。

大家都沉默不语地坐着,对于洙延的“背叛”始料不及,在紧要的关口,轻易地
作出另一种妥协,这是不允许的。

PS:
不想停下来,
那就往前走,
你看我追上多少个梦,
不想说太多,
那就不用说,
你看我实现多少个承诺,
没错,
想飞要坚持不再停留,
没理由不让我自在遨游。
全世界有一个最快到达的梦,
那就是用一身汗水不断追求,
穿梭在每一个丛林或是路口,
没有什么迷路的时候,
你眼前有一个最快到达的梦,
那就是每一刻都别让我追过,
不然你只有一路跟着我。

《坏朋友》随想篇第十三集:朋友

在那个夜晚,在那片空地上,姜锡看着洙延被打的身影,仍然说,那只是失误,
不是背叛。这一群坏朋友象高中时期那样,用打架的方式发泄着对对方的不满,
直到诗云跪下的那一刻。看着眼前乱作的一团人,诗云心痛不已,有痛苦时互相
帮助,而不是对朋友挥舞着拳头,这才是真正的朋友。

姜锡和洙延在黑暗中坐着,只有他们两个,抽着烟,“我没有信心”,洙延是这
么说的,然后丢下了一句“对不起”,就独自离去。

公司结束了,洙延申请去国外工作,英秀则忍着伤痛,暂时地让姜锡身边的位置
空着,就是这个时候,当身边的一切空荡荡了,姜锡才会特别注意诗云,这个一
直关心他的人。怎么办,对诗云的那份爱永远无法用同等的爱去回报,也许愧疚
,但不担心,姜锡眼中的诗云象棵大树,经历暴风雨也不会倒下,而同样的诗云
在奇哲眼中,却是一株丁香,柔软而纤细。

朋友不是互相可怜、互相同情的,而是彼此支撑、彼些爱护的。一切看似散了,
当大家听到诗云不辞而别的消息,却都急匆匆的集合起来,这显然证明了这种友
情的存在和坚固,看到诗云安然的样子,大家脸上不约而同的轻松感,那次裂痕
就在不知不觉中缝合了。

英秀突然的消失了几天,又突然地出现在姜锡面前,然后不停地说“马上好”却
花费了两个多小时,做了一顿午餐。上天注定的两个人,是不容分离的,因为心
的融合,带着爱的燃烧,最后拥有幸福的结局,才就是所谓爱的过程。

PS:
谁能够划船不用浆,
谁能够扬帆没有风向,
谁能够离开好朋友,
没有感伤。
我可以划船不用浆,
我可以扬帆没有风向,
但是朋友啊,
当你离我远去,
我却不能不感伤。

坏朋友随想篇第十四集:因为

已经到手的证据,又被帝英的人抢走了,然后,只看到诗云倒在了地上,清晰地
看到姜锡、奇哲他们的表情,惊谔之余的愤怒,具有极强的震慑力。医院里,走
廊间不安的等待,洗手间偷偷地哭泣,因为爱得深,而痛得深,如何能想像奇哲
这样一个平时粗声粗气的人,会温柔地说出“你死了,我也不活了,如果诗云需
要眼睛,我愿给她眼睛,诗云需要手,我就给她手”诸如此类的话,真爱大概就
是如此,将自己的生命融化于爱,而后把这份爱全部的奉献给所爱的人,越来越
靠近对方,以至于当对方经历病痛或生死时,自己会不由地陷入悲哀中。

这就是通常意义上的化悲愤为力量吧,当奇哲和姜锡气定神怡的冲进房子里,一
脚踹开那两个打手类的人物,救出证人时,真是大快人心啊,当然,这都是因为
英秀的帮助,自始至终,英秀都是被迫卷入这场纷争,她不能抛弃家人,也不应
该帮姜锡对付父亲,她选择了再次的远离,当姜锡他们都可以会心的微笑时,英
秀只能体会到苦涩的笑容,好残忍,在远去的飞机场,见到父亲被关押的镜头,
不能哭泣,不能后悔,把自己的命运托付给时间的长河中,希望将这一切淡忘,
而后真正地获得爱的回馈,只是,在决定离开时,她又怎么知道这将是多长的一
段日子呢,一个月、半年、一年……

姜锡捧着父亲的遗照,在坏朋友们的陪伴下,以社长的身份走进了再熟悉不过的
公司,终于实现了父亲的愿望,此时,过往所付出的所有代价,都因为这一刻的
胜利,变得不再重要,失而复得后的轻松,总是会让人倍感可贵。因为学会了珍
惜。

公司夺回了,诗云的眼睛又能看到了,一切又从紧张中,恢复到了平静。

PS:
有一种想要拥抱你的冲动,
想静静地看着你的笑容,
让你藏在怀中,
直到我每天的尽头。
因为想一个人而寂寞,
因为爱一个人而宽容,
因为有一个梦而执着,
因为等一个人而折磨,
因为想一个人而寂寞,
因为爱一个人而宽容,
因为有一个梦而放纵,
因为等一个人而漂泊。
像夜的朦胧,
你的深情难留,
我的世界因你而不同,
你的背影,
是我最美丽的所有。

Wednesday, February 07, 2007

死心


分手一年多﹐她才狠下心把他的舊東西全扔了。

本來﹐大家交往一場﹐她以為既然沒有緣份﹐和他做不成情侶﹐也可以做朋友。感覺這東西還真不能強來的﹐多一個朋友總好過多一個仇人。

後來﹐朋友看不過眼她把以前他送她的一些貝殼依然當寶收﹐忍了好多個月﹐終於脫口而出﹕

“別人現在是送真金白銀給那個女人﹐送你的盡是一些沒價值賣不了錢的爛東西﹐虧妳還當寶﹗”

礙於尊嚴﹐縱然是朋友﹐雖然想問明﹐她還是不開口。

朋友看她那樣子﹐笑了笑﹐不在乎的說﹕

“傻瓜﹐知道嗎﹖以前﹐他雖然是美其名說是和妳在交往﹐我問妳﹐他買過貴重的禮物給妳嗎﹖他請過妳去吃一頓昂貴的嗎﹖他會不會在情人節花三、四倍的價錢買花送妳﹖他到底有沒有在乎過妳﹖”

看她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朋友倖倖然的住口。

過來一陣子﹐朋友輕聲的說﹕

“妳知道嗎﹖現在那傢伙天天和女朋友上高級餐館吃飯﹐久不久送她首飾﹐名牌包。花錢都不眨眼睛﹐簡直不像是他了。愛情的魔力﹖我見鬼啦﹗以前不見得他那樣對妳﹖所以﹐這些沒用的東西﹐扔掉算了﹐免得丟人現眼﹗”

她雖然默不作聲﹐心中卻有數。

是的﹐那時﹐他總喜歡選擇到會碰到他朋友的地方。為了替他省錢﹐有時吃飯她還靜悄悄的付錢。他淨喜歡送她一些不必花錢的禮物﹐像某棵樹掉落的葉片、某個海邊的貝殼、某個沙灘的沙。明明自己可以負擔得起較好的享受﹐卻為了不傷他自尊而讓自己像個小氣的女人。

雖然非常努力﹐長久下來發現只是她一人在努力溝通﹐她以為雙方無法溝通﹐所以默許了他選擇的靜態分手。為了不讓他以為她是個難纏的女人﹐她並沒有多問。

這些﹐在朋友無情的轟炸下﹐她明白不是他們不合﹐只是從來他都沒放心思在她身上。

她只是在他在尋找到他要的女人期間陪他作伴的人罷了。雖然沒有帶眼識人﹐老天還是眷顧她的﹐沒讓她被他在找不到適合的人後被他綁一輩子。

還好﹐他們沒有繼續愛情長跑﹐否則﹐多可憐。

把那些不值錢的東西往海中拋時﹐她是不勝唏噓的。

離開時﹐她頭也不回﹐因為她值得更好的。

Monday, November 20, 2006

我們(十八)


軒﹕

記得我們是從寫信開始認識嗎﹖

那時﹐雖然談不上有什麼深刻的感覺﹐我卻喜歡和你這樣一來一往的告訴你所有發生的事。

雖然﹐我對常常是我在嘰嘰喳喳的寫些瑣事﹐也覺得你對自己的感覺透露的不多感到有點不滿﹐可是﹐我認為那或許就是你。

淡淡的你。

還是你的熱烈從來沒在我面前顯現過﹖

和你見過面後﹐加深了我對你的依戀。沒想到自己就這樣越陷越深。

我從沒告訴過你﹐不過﹐和我知道你是對我沒有特別的感覺一樣﹐我相信你是知道我對你有些不一樣的感覺的吧﹖

我會對你身邊所發生的事覺得好奇﹔你卻從沒主動問過我身邊發生過什麼事。

這很明顯了吧﹖

所以﹐你認識她後﹐我知道我是永遠無法在你心中佔有什麼地位的﹐我們充其量是很好的朋友罷了。

是的﹐我承認﹔在我還未認識他之前﹐我是非常非常的喜歡你的﹐並且願意為你做任何的犧牲。

對於你會回來找我這事﹐我不隱瞞你﹐我是非常驚訝的。雖然是有些欣喜﹐可是﹐我已經習慣了有他的日子。

如果我接受你﹐我會覺得對不起他。

或許我愛他沒以前喜歡你那麼多﹐可是﹐你從沒像他那樣讓我開心過﹐並且願意和我分享你的喜怒哀樂。

你讓我心動。他讓我很感動。

我們從未開始過﹐而我和他已經開始了。有些事情﹐一錯過就會永遠失去﹐我不想犯這樣的錯誤。

或許你會說我是在憐憫他﹐可是﹐你給我的感覺何嘗不是這樣呢﹖

不是的﹐我覺得要和他過一生﹐是一件幸福的事﹐因為他那麼了解我﹐也願意讓我了解他。

從來都是我給你寫了一封又一封長長的信﹐這﹐會是最後一封了。

對不起。

秀敏

Tuesday, September 26, 2006

我們(十七)


想了許久﹐第二天﹐我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宇良。

“怎辦﹖”

他默不作聲。

思考良久﹐他說﹕

“我也不知道。情敵正面來了。”

“不要玩了﹐幫我想想該怎辦﹐我頭都要爆炸了。”

“唉﹗妳是對我太有有信心還是你把我當成了姐妹來商量啦﹖”他不自然的笑。

“嗯﹖”我不明白的看著他。

“我是說﹐妳知道我是喜歡妳的﹐然後現在妳喜歡的人喜歡妳了﹐妳還要我想辦法﹖”他有些無奈的問我說。

想了老半天﹐我才明白﹕“是噢﹗”

“那﹐妳不怕我說把他踢回他老窩﹐然後和我快快樂樂的過日子嗎﹖”

“那就不我認識的你啦﹗”

他不禁對我翻白眼。“我投降﹗我投降﹗”

“可是﹐照理說﹐我應該很高興的對軒說‘你終於明白我的好啦﹖’﹐可是﹐我卻覺得有點煩…還有﹐你該死的怎麼讓我想和你想辦法呢﹖何況﹐我也沒說我接受了你呀﹖”我又陷入思考中。

他突然大聲一笑﹕“哈哈﹐我想通了﹗這證明我在妳心中也有點地位了﹐和他一樣有在妳心中了﹐是不是﹖妳說﹖”

“你怎麼有點語無倫次了﹖”我不看他。“我們在說他﹐你怎麼在說你呢﹖”

“妳煩什麼﹖煩如何對我說你要接受他嗎﹖不是的﹐妳的為難不在這﹐是不是﹖妳煩的是妳該不該接受他﹐對不對﹖可是﹐妳並沒半點高興的樣子呀﹗。”

“不是的﹐我……想兩個都要……”第一次受不了他那自大的樣子。

“喂﹗妳皮癢呀﹖”他敲了我的頭一下。

我又陷入深思。

他只是靜靜的握著我的手。

Thursday, September 14, 2006

我們(十六)


“我﹖像個私家偵探般跟蹤妳一整天才找上門的。”

“我快被你嚇死了。你就不能在早上找我嗎﹖”

冷靜下來後﹐我才能假裝以以前的那種態度和他說話。

“對不起﹐我是想妳下班後又比較足夠的時間…我沒顧慮到妳會害怕…”

所以﹐他是看到了宇良跟我在一起了。

只是﹐為什麼以前他對我從沒有任何感覺﹐卻在我對宇良有些心動時﹐才會對我有不同的感覺﹖

不是嗎﹖要不然﹐他也不會喜歡上他的美倩了。

我很努力的要忘記他的當兒﹐他卻這麼出人意表的出現了。

我不禁輕輕的搖搖頭。

突然自己這麼搶手了。有些好笑。

“我先回去。對不起﹐我來的不是時候。” 他起身。

我朝他笑笑﹐表示沒什麼。

離開時﹐他突然抱了抱我。看到我有些掙扎﹐他苦笑說﹕

“就當是好朋友的擁抱吧﹗我竟然錯過了這麼好的感覺。”

好朋友﹗怎樣的好朋友會無意的互相讓對方傷心…

Thursday, August 31, 2006

我們(十五)



在客廳看電視時﹐似乎老聽到遠處有人來回踏步的聲音﹐令我想到剛才的身影﹐第一次在外獨處有了害怕的感覺。

不曉得該怎辦好時﹐敲門聲又響起﹐我不禁臉都白了﹐不敢出聲。是不是要報警﹖

“秀敏﹐妳在嗎﹖我知道妳在﹐快開門呀﹗”

這人還知道我是誰﹖天呀﹐我該怎辦﹖

“秀敏﹐是我﹐子軒呀。”

搖搖頭﹐我在做夢吧﹐才會聽到收在心中角落箱子的人在叫我。現在外面是哪個可怕的壞人﹖我該怎辦呢﹖

“秀敏﹐是我不對﹐可是妳怎能在不到一個月內和別人牽手了﹖”

這次是很清楚的聽到了﹐不是我想瘋了。可是﹐萬一不是呢﹖我趕忙拿起手機撥了軒的號碼。外面也同時發出了手機鈴聲。

“喂﹐秀敏﹖是妳嗎﹖我在妳家外面呀。我要見妳。” 聽筒傳來他沉重的聲音。

我握著聽筒發不了聲﹐我要見他﹐可是我也怕見到他。為何又來糾纏不清呢﹖我可沒法再把他當朋友看待﹐可是他這笨蛋從沒顧慮過我的感受。又要來傷我了嗎﹖

“秀敏﹐我來找妳一整天了﹐妳就讓我—”

我忍不住開了門。

真的是他﹐是我沒見過的他﹐變得非常憔悴。手中還拿著他的手機﹐他直直的看著我﹐不說一句話。看了他一陣﹐我避開了他的眼光﹐這樣的他是我不熟悉的﹐他又為了她幹了什麼嗎﹖我不禁有些不安。

“對不起﹐夜了﹐你有事嗎﹖不如明天我們再見面吧﹖”我望著他的衣鈕小聲的說。

“秀敏﹐對不起﹐一定嚇倒妳了﹐我無法再拖了﹐我今天一定要說完。” 他直朝我客廳的沙發走去。

我遠遠的跟著。有些擔心。

“過來呀﹗妳別站在哪呀﹗”他拍了拍身旁的坐枕。

我趕緊坐到另一邊的沙發瞪著他。

“妳不認識我了嗎﹖”他笑了笑﹐又意又所指的說﹕ “還是怕別人誤會﹖”

“發生了什麼事嗎﹖這麼夜了你怎在這兒﹖你怎麼知道我在這兒﹖明天不須要上班嗎﹖”

“別緊張﹐一樣一樣問就行了。” 他還取笑我。“你現在總算認得我了﹖”

我別過頭去不看他﹐這傢伙還有心情笑人﹐肯定沒有嚴重的事﹐可是他的表情又有些不對勁﹐心中忍不住暗想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秀敏。” 見我不答﹐他又叫﹕“秀敏﹗”

我把頭轉過去他的方向不出聲。

“妳為什麼玩失蹤﹖”

“我有嗎﹖我好像有告訴你。是你不知道而已。” 那能讓他知道原因﹖反正我在他醉了的那天有暗示過他了﹐誰叫他喝醉﹖

“不要告訴在我昏沉沉那天告訴我的﹗就算有﹐哪怎算數呢﹖”

嗯﹐反應還很快。

“有什麼事嗎﹖”不敢看他﹐我趕緊轉話題。

他有點生氣的說﹕“妳是在懲罰我嗎﹖我把她的事情解決了後妳便不見了。”見我不出聲﹐他輕聲的問﹕”妳還好嗎﹖妳過得還好吧﹖”

想到剛挨過來的這些的日子﹐想到初來時的孤單﹐淚水塞滿了我的眼眶﹐無聲的吸了一口氣﹐我不敢出聲﹐只怕一出聲﹐淚就會無法忍住流下。

“是我遲鈍﹐太習慣妳隨時都在身邊﹐反而沒發現妳的好…”

我不太相信我聽到的而作不了聲。

“我記得以前唸書時告訴過妳﹐我讚同‘out of sight, out of mind’這句話﹐妳還記得嗎﹖我還記得妳說妳比較喜歡‘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可是﹐當我發現我無法如往常習慣找妳便找到妳時﹐連呼吸都會掛念妳時﹐我怕了。我剛和她結束可是為什麼思念的不是她卻是妳時﹐我以為我瘋了而幾天不說話。哈﹐我媽還以為我被甩了才這副死相。”

見我把頭緩緩的轉向他﹐他停了幾秒﹐又說﹕

“妳不知吧﹐想打電給妳﹐又怕我不知為何會如此而搞砸了我們的友情的我有多矛盾吧﹖幾天故意去等妳吃午餐卻沒見到妳讓我多擔心。我是個膽小鬼﹐我怕妳知道我突然對妳有這種感覺﹐死也不敢打電話。後來忍無可忍﹐問了妳公司的人才知妳走了。一下子﹐我的心都被掏空了。就算老朋友一場妳怎能說走就走呢﹖還好﹐他們還知道妳去了哪。要不然﹐我可完了。”

“妳也不知道吧﹖我辭職了﹐也利用這兩星期回想了我們的過往點滴﹐我想我是還有機會的﹐可是﹐中午看到妳和那男的…我沒把握了…”

他頓了頓小聲的問道﹕

“我沒希望了嗎﹖因為我的遲鈍﹐所以妳這般懲罰我﹐不能給我一個機會嗎﹖”

宇良帶笑的面孔閃過我腦海﹐淚無法控制的流了下來。

“對不起﹐對不起﹐妳別哭﹐我不說了。” 他手忙腳亂的要用手擦我臉上的淚水。

我們(十四)


回家時﹐我明明有車﹐這傻瓜卻堅持要尾隨送我回。那又這種送法的﹖揮揮手﹐叫他可回了﹐他卻在車內大喊﹕

“妳先上去吧﹐夜了﹐我要見到妳進屋。”

被人放在心上是這種感覺嗎﹖

我不禁有些迷惘。

有人拍拍我﹐“怎麼了﹖發什麼呆﹖不捨得我呀﹖快進去呀﹗“原來他已跳下車。

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心中有些亂﹐有些感動﹐只能說﹕“謝謝。再見。”

一轉身﹐似乎看到有道身影在角落閃過﹐有些害怕﹐我快快開了門又鎖了門。

Saturday, August 26, 2006

我們(十三)


宇良倒蠻會打鐵趁熱的﹐那天一放工就來我幫公室纏我別加班了。受不了同事那些關心的眼光﹐我也只好陪他去逛了。

“陪我去買食物吧﹐家中的都會用光了。” 他說。

走在百貨市場內﹐真有些不自在﹐放工和一個男人逛蔬菜、罐頭食品、麵食﹐似乎好像是夫婦。如果是和子軒一起﹐也是這種感覺嗎﹖搖搖頭﹐我不禁苦笑﹐我又犯病了。

“我們一起去吃晚餐吧﹖我餓了。” 宇良說。

“喂﹐難道你餓了才吃﹐我餓了就不吃嗎﹖你若不餓我便不需吃嗎﹖”為了掩飾心中剛剛的不專心﹐我故意刁難他。

“我是為了妳才故意說的呀﹐太太﹗”他一臉討好的樣子。

我主動的把手勾著他的胳臂﹐輕輕向他說﹕“快走吧﹐你可不是我的先生。”

他有點受寵若驚的樣子﹐對著我傻笑。

Saturday, August 12, 2006

我們(十二)


宇良是個健談的人﹐常常被他的笑聲感染的我也變得開朗起來了。偶爾他還成為我作弄的對象。

“明天我請你吃飯﹐早點來。”

“真的嗎﹖”看他高興的樣子。

第二天﹐我只叫了一碟白飯給他﹐他無可奈何的看著我﹐突然他嘿嘿兩聲說﹕“吃完飯妳就要付出欺負我的代價了。”

我瞄著他﹐不知他要做什麼﹐不禁對他撒嬌﹕“對不起啦﹐我和你開玩笑的啦。”

“別說那麼多了﹐我記帳了。”

一步出飯店﹐他便把手箍在我頸上嚇了我一跳。“哎﹐要命呀。”

“還不投降﹖”

“我早投降了啦﹐快放手﹐好難看呀。”

“好。” 他鬆了手而不是放手。

“喂﹐不要玩了啦。”

“別亂動﹐要不然我再來一次。” 結果﹐他變得很曖昧的把手搭在我肩上。

我滿臉通紅的扯他衣服輕聲說﹕“不要再玩啦﹐別人在看呀。”

“妳別大驚小怪啦﹐他們是在羨慕我們吧。” 他老神在在的說。

“人家會誤會的呀﹐快--”我還沒說完又被他攬的更緊﹐害我連地洞都來不及鑽。

過了一陣子﹐我嘟起嘴巴低聲唸道﹕“大壞蛋﹐只會欺負我。”

“你說什麼﹖”他低下頭瞇著眼看我。

我不答。

“你錯了﹐我這是愛護你呀﹐難得有我這壞蛋愛護妳呀﹐還不好好珍惜我﹖”

“亂說﹗”

他不說話了。好一陣子﹐才聽到他說﹕“我喜歡妳頑皮開心的一面。記得我第一次見到妳所說的話嗎﹖妳那一陣子都似乎魂不守舍好悲傷。但我也見到了妳開朗的一面。雖然都是妳﹐我卻希望妳永遠是開開心心的。我也希望我能永遠陪在妳身邊﹐令妳快樂。”

我不語﹐心中有些許感動。竟然有人會在乎我的感受。強忍著淚﹐深吸了一口氣﹐我抬頭問他﹕“你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嗎﹖”

他搖搖頭。

“有一個傢伙﹐我喜歡他很久了﹐很小很小時就喜歡他了﹐他卻一點也不知道。還介紹他後來新認識的女朋友給我認識。天天為了他女朋友的事煩我。那種感覺就像拿了把刀刺進我心中﹐你明白嗎﹖後來﹐好像他女朋友又瞞著他搭上老闆的兒子。他還為了她借酒澆愁﹐我還是陪客呢﹗好不好笑﹖那之後﹐我便來這兒工作了。現在也不知他好嗎﹖有沒有和女友和好﹖”

“他不知妳在這兒嗎﹖”宇良好奇的問。

“應該不知道吧。我還沒回過家﹐也沒收過他的電話。”

“什麼﹖他沒找過妳﹖”他有點不可置信。

“他就是如此這般﹐我們見面通常都是固定地點碰面的。主動找我﹖有﹐他只會為了她的事打電話給我。沒為過其它的事的。”

“怪人。” 他做了個怕怕的表情﹕“也幸好如此我才遇到妳。”

“什麼意思﹖”見他沒出聲﹐我繼續﹕“哈﹐我笨蛋而已﹐反正他什麼都不知道。是﹐我也在他和她鬧彆扭時暗自欣喜他或許會和她分手﹐但是後來想一想﹐我也知道這傷心的滋味﹐好難受好難受﹐那還是我一人傷心好了﹐只要他覺淂幸福就好了。給我多一點時間﹐我一定會忘了他。一定會的。” 我苦笑。

“不知妳是善良還是傻瓜﹖”他輕聲道。

“像白痴多一點吧。” 我挖苦我自己。

“為何不暗示他﹖或許他從來都不曉得妳的心意﹖”

“算了吧﹐告訴他﹖或許他從此會失蹤了呢﹗如果有個你不喜歡的人告訴你她喜歡你﹐你會如何﹖”

他想了想才答我﹕“讓我歡喜讓我憂。代表我有魅力呀﹐但我想我不會特地迴避她﹐那會傷了她自尊。我會儘量讓她了解我對她沒那種感覺。可是﹐現在不是他失蹤而是你失蹤啦﹗”

“你才善良呢﹗如果是我對一個喜歡我的人沒感覺﹐我會直接了當的讓他知道﹐否則長期下去傷對方更深呢。就是你們男人不夠乾脆﹐才會拖拖拉拉了。” 我瞪了他一眼。

“唉﹐幹嗎又是我的錯了﹖或許他真的不知道呀。我倒是向妳表白了喲。”

“我…你讓我想一想吧﹐我不是不喜歡你﹐但我心中…我不想對你不公平…”

“我明白。不急。” 他拍拍我肩膀。“妳先進去吧﹐再見﹗”

“好﹐再見。” 我向他點點頭。

這時的我絲毫沒注意到對街的樹下有個人站在那兒注意著我們。

Friday, August 04, 2006

我們(十一)

就這樣﹐沒有正式的告別﹐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我又開始過起沒有軒的日子了。

喜歡我的人我不喜歡﹐我喜歡的人又不喜歡我。感情是不是要這樣才會讓真正擁有的人覺得幸福呢﹖

我也存心不和他聯絡了。就從此斷了一卻聯繫吧。

那段和他相見的日子我如同在雲端上彈跳般快樂﹐而今我又從雲端重重的摔下來。七天了﹐我還要多久才能康復呢﹖

看著窗外的細雨﹐我又開始在午餐時間想他了。

“小姐﹐對不起﹐今天遲來沒位了﹐如果不介意﹐可否和妳共用同一桌吃午餐﹖”

有些困難的從思緒中把自己拉回來﹐才注意到一個個子高大戴眼鏡的男子面帶笑容的問我。

“可以嗎﹖”他手中拿著餐具仍等著我回答。

“請便吧。”見到滿臉笑容的他我突然也變得好心情了。“桌子我還沒刻名。”

“哈﹗謝謝﹗”他咧嘴笑著說。

“我注意到妳天天對著窗外發呆。”吃飽後他無緣無故冒出一句。

“什麼﹖”

“沒什麼。我差不多也天天在這兒吃飯。我叫宇良﹐妳呢﹖”他友善的笑笑。

“對不起我沒注意到。我叫秀敏﹐來這兒上班不到一個月﹐這是我唯一覺得比較好吃的餐廳了。”同事全都回家吃飯﹐真幸福。

“好了﹐上班時間要到了﹐明天見吧﹗”

這傢伙﹐不過搭檯一次﹐需不需要連明天吃飯也要一起呀﹖我不禁望著他背影搖搖頭哭笑不得。幸好他斯文有禮﹐要不然我明天要換地方吃飯了。

隔天﹐雖然有很多空桌﹐他又來搭檯了。

“幸好今天妳沒換餐廳。我突然覺得昨天我太直接了﹐我還怕妳今天不和我約會了呢﹖”他說完還眨眨眼。

“各付各的約會也蠻省錢的。我還和整個餐廳的客戶約會呢。”我忍不住取笑他﹕“何況我還先吃了呢﹗”

“哈哈﹐原來妳蠻好玩的呀﹗”他搖搖頭。“可是妳為什麼老愛瞪著窗外發愁﹐好像有很多心事呢﹖”

怎麼又提到這話題了呢﹖我面色不禁一黯。

“好好﹐對不起﹐不說這﹐我這人平常並沒這麼三八的﹐今天不知怎搞的。”他見我不答話﹐立刻轉話﹕

“妳從前在那兒上班﹖”

我們就這樣聊開了。

我們(十)

以前﹐在軒沒來之前我已對這工作有些煩厭了﹐上頭老愛找我麻煩我都能忍﹐為了三餐﹐誰不如此呢﹖

軒來了之後﹐只要見到他﹐其他的難受都不重要了。如今﹐面對有了她的他﹐聽著他說她的故事﹐唉﹐比上頭的為難更讓我難受了﹐是我掩飾的太好還是他太遲鈍呢﹖

他也從不知洋的故事。因為他也從沒聯絡過我了。

分公司有個相同的空缺時﹐我便提出申請了。早走早好吧。我再如何喜歡他也無法和不願再當他的“顧問”了。

要找個時機告訴他吧﹐但這些日子想見他也難。百般無聊的吃著午餐時﹐他突然打電話來了。

“敏。。。” 他聲音經如此感傷。

“發生了什麼事嗎﹖”我不禁緊張起來了。

“今天放工陪我去逛好嗎﹖”

“有事嗎﹖”今天的他真的有些不妥。

“去了我再告訴妳。四點我找妳。” 說完後竟不再讓我多問就掛電了。

結果﹐整個晚上﹐吃飽後他只顧著飲酒什麼也沒說。

“妳﹐妳為什麼不問我什麼事﹖”終於﹐他有些含糊不清的開口了。

我只看著他。男人會難過一是為了錢﹐二是為了女人﹐美倩不在﹐肯定是為了美倩。要說他自己會說﹐還需我問嗎﹖

“我告訴妳﹐她。。。那二世主﹐有什麼了不起﹐她竟瞞著我和他約會。”

“你有證據嗎﹖或許有些誤會吧﹖”那人好像是他們老闆的獨生子。

“誤會﹖已經幾次了﹐其他同事都知道了。”

如果是真的那也太過份了些。“你和她談了嗎﹖”

“談﹖她說我不信任她。以為我不知道﹐都在同一個公司上班﹐空穴來風必有因。和我在一起時﹐老傳簡訊﹐除了他還有誰﹖”

“那﹐你打算怎辦﹖”

“我以為她是我下半生要一起度過的人﹐可是她似乎不那麼想﹐我該怎麼辦﹖”

我也以為軒可以陪我度過以後的日子﹐還不都這麼過了﹖看見他這麼頹廢﹐我只能說﹕

“或許她是一時貪新鮮罷了﹐給她一點時間吧﹗難道你要放棄嗎﹖也或許她說的是真的﹐那你不是白傷心了嗎﹖男子漢大丈夫﹐她若現在看到你這模樣準會被你嚇到的。如果她真的要離開你﹐她會為了你這麼難過而改變主意嗎﹖”

“那我只能等她判刑嗎﹖”他終於有些清醒了。

“可以和她攤開來好好的談呀﹗夜了﹐我們該回了﹐今晚我駕車吧。” 他這種心情加上喝酒﹐我雖然該死心可還不想死去。

“好吧﹐我們回去。” 上車之後他又不說一句了。

看他這模樣我心中真不是滋味﹐忍不住喃喃自語道﹕

”喜歡的人對我哭訴他的愛人似乎變心了﹐我只能最後一次傾聽了。不管結局如何﹐你要振作起來呀﹐這才像我喜歡的你呀﹗”

“妳說什麼﹖”似乎在昏睡的他迷迷糊糊的問。

“沒有呀﹗”嚇了我一跳﹐幸好他又合上了眼。

Thursday, August 03, 2006

我們(九)


我常想﹐如果他不那麼心急﹐而是慢慢和我交朋友﹐我可能會有2%喜歡上他。可是﹐在從簡訊所了解的他已和我格格不入了﹐加上碰面後他給我的感覺更糟﹐他是100%出局了。

我最後在某個白天請他喝茶算是還他的手信人情了。

後來﹐我都索性不回他的簡訊了。

快刀斬亂麻﹐費事他繼續誤會下去。

而幸好﹐洋在我幾次都不回簡訊後﹐沒再找我了。

(對不起﹐雖然我不喜歡你﹐我還是要抱歉。)

(因為﹐如果你有一絲的喜歡我﹐那你就會痛苦。我情願你討厭我﹐那就能減少你的痛苦了。)

(就像那麼多年來我一直那麼喜歡軒﹐而他卻對我沒任何特別的感覺﹐這讓我感到非常的傷痛一樣。可是﹐我無法怪軒﹐只是怪我自己無法讓他喜歡我。)

(我還是要謝謝你嘗試要了解我。)

我真誠的期盼洋沒任何受傷的感覺。

所以的悲痛就讓我一人承擔好了。反正﹐心已痛了﹐不再乎痛多一點。

Wednesday, August 02, 2006

我們(八)

真是讓我倒盡胃口。整個晚上﹐就見他和他朋友吃飽了抽煙﹐抽飽了吃。

原來他朋友太太是我朋友的朋友。這麼夜了還在外面鬼混(雖然是和同性朋友) ﹐就把太太和孩子丟在家﹐真是有點不負責任。

(軒不抽煙﹐準時回家﹐那像你們﹖不過﹐近來他應該很忙了吧﹖)

看他們滿口髒話的時候﹐我恨不得找個洞鑽下去。我在偷偷看了看週圍會不會有我認識的人。

“真的很夜了﹐謝謝你的禮物。我走了﹗”我那可憐的寶貴時間就在這兒飛掉了。

“這麼快嗎﹖妳又沒吃﹐再坐多一會兒吧﹗”

我可不像你們吃不定時﹐我睡覺的時間你們還在吃﹖

“不了。我還要上班了。謝啦﹗”我頭也不回的走了。

有些心驚膽跳的往對面停車場快步跑去的時候﹐我又在暗罵﹕

“這種不體貼的男人﹐這麼夜還要逼我出來﹐要拿車還要跑這麼暗的路﹗我會喜歡你才有鬼﹗”

我們(七)


“妳忙嗎﹖”這夜他打電話來。

“還好…”雖然不喜歡他﹐可是還是對他的用心有些感動。

“出來見個面好嗎﹖我剛從鄰國回來。有手信要給妳。“他說。

“可是很夜了…”

“求妳啦﹐就一次好了…我們都在這兒了…”

“我們﹖”還有其他人﹖

“是呀﹗還有我的朋友。”

在他一再煩人的要求下﹐我答應了。僅有的一點好感也沒了。

就算是給他個面子。也把事情做個了結。

我就想見見他朋友是那些。

最好不要是那個把話傳到我朋友耳中的。說什麼我們蠻好的。八字都沒一撇﹐如果不是他自己說出去﹐他朋友又怎會說給我朋友聽的﹖

如果我這晚不出去﹐他們有要說什麼﹖

我最討厭別人逼我做我不喜歡的事。因為和他不熟﹐就去見他好讓我對他討厭到底。

Tuesday, July 18, 2006

我們(六)

越和他傳簡訊﹐我越覺得好笑。

兩個不同世界的人﹐如何會有交叉點呢﹖

他喜歡吸煙﹔我對煙恨之入骨。

他是夜貓子﹔我入息正常。

他對未來無任何打算﹔我不想浪費人生。

他喜歡釣魚﹔我覺得釣魚殘忍。

我不會要求對方改變﹐因為如果沒必要﹐我也不會為了誰而改的。畢竟﹐我們不是黏土﹐而是有自己性格的人類。

我覺得他蠻會算的﹐因為他知道我的職業後說可以幫他們家人在市場賣菜。

有沒有搞錯﹖又不是市場或銷售營業員﹐會計師最在行的是數鈔票﹐幹嗎不是幫他們收錢而是叫賣﹖

那他可以幫我什麼﹖

不要怪我愛計算﹐因為這年頭﹐如如果對方不計較﹐那也就算了﹐可是如果對方愛打算盤﹐你當然也要會﹐要不然可虧大了。

什麼都別說﹐就算軒從未在我心中﹐我也是無法和他溝通。

而就算是知道軒會認識他﹐我也從未對軒提過。反正他現在一定是幸福死了﹐還有閑情理會別人的事嗎﹖

Monday, July 10, 2006

我們(五)


某天中午。

“唯﹖你好﹐你是敏嗎﹖我是洋﹐從雅姐那兒拿到你的電話的。妳現在方便說話嗎﹖”

“噢﹗你好。你和楊鴻是什麼關係﹖”一聽他的名字﹐我心中有譜了。

“他是我哥哥。妳怎會知道他的﹖”他有點驚訝。

過不出所料﹐是個知道的人。不過不是我猜的那位。天啊﹗唸書時﹐他哥哥是個問題學生﹐常愛搗蛋其他女同學。我只知道他們家很多成員﹐馬來話說得很好。他弟弟﹖還是一句﹕天啊﹗那傢伙﹗

不過﹐有時看他那麼有誠意的花錢傳簡訊打電話﹐我又覺得不忍心直接告訴他別浪費時間﹐雖然我們沒見過面﹐不過我們是沒可能發展下去的。

(軒已把我給忘了﹐如果傳簡訊給我的是軒﹐那該有多好﹖唉…)

Monday, July 03, 2006

我們(四)

這些天來在運動場時﹐某個不太熟悉的朋友雅姐一直用那種很奇怪的眼神望我。

“我有個人介紹妳認識﹐好嗎﹖”

“不必啦。”

“反正也沒什麼啦﹐大家年輕人﹐交換電話交個朋友沒啥大不了呀﹗”她不死心。

我不語。這就叫皇帝不急﹐怎麼卻急著了和我並不是熟的她。

當面硬硬的拒絕嗎﹖以後還要碰面﹐未免會尷尬﹐雖然我從未對自己的單身感到過份的焦慮。

人﹐一年一年的成長﹐再看到朋友同學很多娶嫁後並不幸福﹐也很多已經鬧離婚了﹐讓我對婚姻有種很難經營的看法。如果兩個人對家沒有共同的定義﹐不懂的互相妥協﹐婚後﹐就是災難的開始了。

“他住xxx﹐看起來蠻帥的﹐只是書讀得不多﹐常來我們家…”她依然再說。

我只注意到她說的他住地方。帥不帥當不了飯吃﹐沒聽過帥哥都沒良心嗎﹖

軒﹐也住那兒。那﹐這一位﹐會不會也是我所認識的人﹖他﹐又認不認識他﹖

好吧﹐雖然我不知道為何她會動我的主意﹐人家那麼熱心﹐如果他敢打電話給我﹐我就敢接。

反正﹐軒的心思不在我身上﹐我何不交多個朋友呢﹖

可是﹐這年代﹐居然還有人不會上網寫電郵。該怎麼溝通呀﹖

還有還有﹐她那麼多如花似玉的女兒﹐如果他那麼好﹐為何不從其中挑一呢﹖我並不說破。

聽過她的敘述﹐我猜可能是我會認識的同校同學。那時就好玩了。

Friday, June 30, 2006

我們(三)


就這樣﹐我和他的聚餐變少了。

他卻常少根筋的打電話問我一些無聊的問題﹐如﹕

“妳認為情人節她喜歡花或巧克力﹖”

“巧克力。”

( 因為我喜歡)

“妳認為如果我換個髮型他會喜歡嗎﹖”

“會。”

( 我喜歡的是你﹐不是你的髮型)

“妳認為我該加班嗎﹖但我在趕工呀﹐她似乎不高興﹐我要如何安慰她﹖”

“你也是為了你們的將來呀﹗買樣小禮物送她吧。”

( 我現在也為了你天天借故加班﹐不想回家傷感呀)

類似的白痴話題總在延續著。

聽在我耳裡﹐實在不是滋味。

想不到淡定的他竟會如此花心思﹐為了她。

Thursday, June 29, 2006

我們(二)

這天﹐他罕有少有的捎來了電話。

“敏﹐我下個月將到妳哪兒附近的XXX上班了﹐找個時間出來聚聚吧。”

“當真﹐那太好了﹐到時見吧”電話這頭的我不禁十分高興。

“好呀﹐我們再聯絡吧﹗” 看吧﹐連電話都是這麼簡短。

我們在一個月後常在午餐時間碰面。連這也與一般人不一樣﹐通常我們都不必預約﹐只要我一踏出門口他就在那兒等了。這兩個星期卻見不到他人影。

午餐時真是食不是滋味﹐我該不該找他呢﹖我若多問會否讓他不高興呢﹖秀敏呀秀敏﹐妳真懦弱…心中在戰爭時﹐他來電問我在那兒﹐並吩咐我等他。

我的喜悅沒持續多久﹐他來了。

“秀敏﹐對不起要妳等﹐介紹妳認識﹐她是美倩﹐我的同事。這是秀敏﹐我的老朋友。”

不必用腦想也知道他不會為了一個普通的同事要我等他吧。

大家都說他上班的那家公司有很多漂亮的美女﹐過然不錯﹐他已找到了。現在要我等他﹐就為了打擊我嗎﹖

我不禁苦笑﹐喚來了一杯不加糖的黑咖啡。我愛咖啡卻對咖啡過敏﹐常不敢碰﹐但今天無所謂吧﹐我不能愛他總能喝我愛的咖啡吧﹐只想在我傷心時嘗些苦澀的滋味。

他看了我一眼﹐笑道﹕“噫﹐妳怎喝咖啡﹖沒見你喝過呀﹖”

“突然今天想喝而已。”

這一餐比我一人吃還難過﹐和他們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訕﹐我突然變成局外人了。

Wednesday, June 28, 2006

我們(一)


認識軒已經十五年了。

那年我十歲而他是我班上好哥兒亭的鄰居。後來我那所謂的好哥兒和一個女同學走在一塊後逐漸和我們疏遠了。

畢業之後我和他在不同的城市工作﹐也斷斷續續的通信﹐但都有一句沒一句的。我不敢問他的感情生活﹐擔心聽到有個她在他心中的份量。

他的信如同他的人淡淡的﹐對我來說卻是最大的籍慰。我常愛讀了他的信一遍又一遍。每次﹐看到他那歪歪斜斜可愛的字體時﹐總讓我覺得好快樂。

他或許待我如朋友﹐我卻不是如此。我或許一開始已不知不覺的喜歡上他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