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8, 2006

我們(一)


認識軒已經十五年了。

那年我十歲而他是我班上好哥兒亭的鄰居。後來我那所謂的好哥兒和一個女同學走在一塊後逐漸和我們疏遠了。

畢業之後我和他在不同的城市工作﹐也斷斷續續的通信﹐但都有一句沒一句的。我不敢問他的感情生活﹐擔心聽到有個她在他心中的份量。

他的信如同他的人淡淡的﹐對我來說卻是最大的籍慰。我常愛讀了他的信一遍又一遍。每次﹐看到他那歪歪斜斜可愛的字體時﹐總讓我覺得好快樂。

他或許待我如朋友﹐我卻不是如此。我或許一開始已不知不覺的喜歡上他了吧。

2 comments:

Concerto said...

喜歡他就想辦法告訴他吧!

子非魚 said...

我要怎麼回應呢﹖(搔耳朵中)

雖然有些是真實感覺﹐不過…

就當作是看故事吧。